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妙手侠客

用知识来净化灵魂,用经验来拯救生命!

 
 
 

日志

 
 
关于我

这里就是“阿义珍珠”在网易的博客!“阿义珍珠”在沈阳地区从事珍珠宝石珍珠粉的生意已经有10年左右的时间,从您和我们的实际接触应该清楚了我们做生意与做人的方法和原则,您对我们的相信,我们会更加努力让各位朋友满意。欢迎沈阳市内各位朋友光临。多年的信任,才让我们做的长远。

网易考拉推荐

古今玉概念  

2013-10-24 00:41:08|  分类: 珍珠翡翠白玉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今玉概念(一)
一 历史时期的玉概念
  玉石分化的过程就是玉概念建立的过程,如果玉概念包括珍宝性和社会性两大内容的话,就会看出不同历史时期,由于其社会背景和认识上的不同必然会有不同的玉概念。杨伯达先生说:“玉是远古人们在利用选择石料制造工具的长达数万年的过程中,经筛选确认的具有社会性及珍宝性的一种特殊矿石。”1杨伯达先生在玉概念中提出的“珍宝性”和“社会性”,是从中国玉文化、玉学角度出发,对中国各历史时期不同玉概念的高度概括和客观总结。这里首先必须说明,在同一社会,玉的“社会性”可能有几种并存,也可能在上个历史时期已有萌芽或下延到后世,为了方便起见,这里只选当时社会最主要、最重要和最有代表性者,合同玉的“珍宝性”一起来说明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为什么会有不同的玉概念。
   (1)新石器时代的玉概念
  从考古发掘出土玉器的现有资料得知,在新石器时代早期的内蒙兴隆洼文化遗址、辽宁查海文化遗址出土玉器的玉质以闪石玉为主,其次有蛇纹石玉、玛瑙、玉髓、煤精和滑石等(这里依然是按现代人广义的玉概念去替古人界定的一些“玉”名称)。当时当地的先民把它们从石中分出来是因为它们比石美,这是专家和学者公认的事实,但是由于当时没有文字记述,我们无法知道当时当地的先民,把它们究竟称为什么,也不知道当时当地的先民有没有按颜色或质地把闪石玉细分为更多的品种,也不知道是否把闪石玉和其质地有许多地方相似的蛇纹石玉当成一类东西。闪石玉、蛇纹石玉、玛瑙和玉髓等主要是质地细腻;煤精和滑石虽然硬度不大,但它们分别有“黑”和“白”的突出颜色。同理,新石器时代早期的河南裴里岗文化遗址出土的绿松石、包括萤石、水晶等,前者主要是有“色相如天”的颜色,中者虽然硬度不大但既有多种美丽的颜色又有一定的透明度,后者则主要是透明度、光泽和较大的硬度。质地细腻、颜色和光泽喜人是当时玉的主要“珍宝性”——美。笔者认为,新石器时代早期玉的珍宝性和社会性是一致的,古人把玉作为美的载体,皆以“美”为主导。据此,新石器时代初期,古玉是“美石”,概念是广义的。
  到了新石器时代的中晚期(距今约7000~4000年),从东北和内蒙的红山文化,黄河流域的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马家窑文化、齐家文化,长江中下游的河姆渡文化、马家浜文化、北阴阳营文化、薛家岗文化、菘泽文化、青莲岗文化、凌家滩文化、良渚文化、大溪—屈家岭文化、石家河文化、三星堆文化,以及岭南的石峡文化和台湾的卑南文化等全国众多文化类型遗址中出土的玉质看,在闪石玉、蛇纹石玉、绿松石、玛瑙四种为主的基础上,增加了独山玉(仰韶—屈家岭文化遗址)和新疆闪石玉(仰韶文化)等。此期,玉的“珍宝性”变化不大,而其“社会性”则由“美”进入了“神”。如,红山文化的女神庙、积石冢,凌家滩文化的祭祀坛,良渚文化的瑶山祭坛等,以及用以祭神活动的大量玉制礼器,都同巫祝用玉通“神”有关。
  《山海经》中记载史前有关玉的祭神活动多达20余处,神的种类多达44种。巫祝祭神所用之玉和玉器有“吉玉”(玉加色者也)、“瑜”(瑾瑜之玉)以及“珪”、“璋、“环”、“璧”、“璜”等,有一次用玉、玉器多达数十种乃至上百种者。如《中次十二经》,祭祀“洞庭荣余山神”时用“珪、璧十五”;《西山首经》,祭祀“华山冢”一次“用百瑜”和“百珪百璧”。祭神活动中,有的将玉或玉器放在白菅席上,有的投入山中,更多情况下采取瘗埋形式。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玉和玉器成为通达人和神之间的神物,玉在新石器时代开始出现神化和具有普遍性,也就是杨伯达先生在玉概念中所说的社会性。”2据此,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玉器兴盛期),古玉是“巫神美石”,概念是广义的。
   (2)夏商周时代的玉概念
  按照“夏商周”(中国原始公社解体,进入奴隶社会)断代工程所推定的三代年表如下:夏代,公元前2070~1600年;商代,公元前1600~1046年;西周,公元前1046~771年。3三代期间,玉的珍宝性依然主要集中在美的“颜色”和“质地”上,玉的种类依然以闪石玉、蛇纹石玉、绿松石、玛瑙四大类为主。然而,至少从殷商开始,玉的珍宝性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由于新疆闪石玉(和田玉或称昆山玉)的不断东进,闪石玉在品种上发生了分化。和田玉不论在“颜色”上还是“质地”上的本质美,压倒群玉,在其他各有千秋的玉料中最为珍贵,成为我国“众玉之魁”和“玉材的精英”(杨伯达语)。
  实质上,原始社会并非主要有“四大玉类”那么简单,如前所述,那只不过是今人用现代矿物学概念替古人用玉的简单归纳而已,从有文字记载的古文献中可以得知,从新石器时代到奴隶社会(包括其后的封建社会在内),玉的名称和玉料品种“名目繁多”。在先民没有现代矿物学知识的社会时代中,对玉的大类和品种恐怕连琢玉人也会出现不同的争议。但是,不管怎样复杂,始终抓住玉的“珍宝性”和“社会性”这两条主线,有利于认识当时的重要社会背景和对玉概念的理解。
  夏商周三代中玉的社会性主要是先“权”后“礼”(巫神也在继续)。经过中国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几十年的探索,已经基本确认,考古发掘的二里头文化就是夏文化。杨伯达先生指出:“近30余年在相当夏文化遗址中出土了圭、璋、斧、戚、钺、七孔刀、戈等新式玉器,其中玉兵较多。这显然是直接继承与发展了原始社会以生产工具型玉器为其主要形式的中部地区的玉器传统而出现的新变化。此期玉器的琢碾工艺有所提高,同时也有它的特点,如形似兵器(玉兵及玉兵时代),体薄光洁,饰细阴线几何纹,可能是服务于维护王权统治的仪仗性玉器。”4商文化,玉器的社会功能更加广泛,王室有权垄断新疆和田玉,出现全国性的王室玉器中心。武王伐纣,得玉数十万,也反映奴隶主的权利之大。
  到西周,玉的社会性在商代“权化”的基础上又出现了等级差别的“礼化”。“礼化”是“神化”和“权化”的高层发展,也是当时统治者把权力等级化的具体表现。这不仅从陕西宝鸡茹家庄、扶风、凤翔、周原和河南三门峡等地出土的西周仪礼器玉器得以证实,而且这种“礼化”也深深地反映在古文献中。如,《周礼》所载:“以玉作六瑞,以等邦国。王执镇圭,公执桓圭,侯执信圭,伯执躬圭,子执谷璧,男执蒲璧”;“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河南文物考古研究所杨育彬先生指出:《周礼》有关西周用玉的规定“这在河南西周墓内出土的大量玉器中已基本得到证实。‘六瑞’、‘六器’在西周时期均是作为礼器使用的。其中三门峡虢国墓地2001号和2009号大墓内、尸骨上下出有玉圭、于璋,肩胛骨下出有玉璧,玉璜佩于尸身之上,玉琮、玉琥置于胸腹。足以证实‘组六器以敛尸’是存在的。”4遗憾的是,西周王陵至今一处也没有发现,有待考古工作者的寻找和发掘,按周礼的严格规定王陵墓中应该有大量的用纯玉制作的礼器。据此,夏商周三代时期,古玉是“象征权和礼的美石”,概念是广义的。
   (3)春秋战国到西汉时代的玉概念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迁都洛邑(今洛阳),史称“东周”。前期称“春秋”(前770~前476年),后期称“战国”(前475~前221年),是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动荡时代。从春秋战国到封建社会初期,统治者为了维护社会安定,继续崇尚玉器,尤其重视和田玉。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王宇信先生,根据《左传》所见春秋玉名25种和300多年用玉78次的资料,分析“玉在春秋时代人们的社会政治生活中,占有着重要地位。这就为我们对春秋时期用玉和玉观念的研究和发展,提供了丰富而可靠的依据。”王宇信先生通过研究指出:“春秋时用玉与《周礼》所列用玉制度并不尽相同。但也应看到,春秋时期的用玉制度,开了《周礼》中所严格规定玉制之先河。”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时统治者(包括平民百姓)把玉看得太珍贵了,“玉就是宝,玉可使人变得富有”。
  春秋时代出现了子贡问孔子为什么“重玉轻珉”(《礼记·聘义》)的故事,就是反映了和田玉在春秋时代的地位和作用。和田玉的“珍宝性”,使人“富有”;和田玉的“社会性”使“君子比德于玉”。管仲和孔子把两者抓到手来为儒学服务,扎根于儒学之中,成为后来整个封建社会“德化”的文化支柱。从春秋初期《管子》玉的“九德”,到春秋末期孔子玉的“十一德”(仁、知、义、礼、乐、忠、信、天、地、德、道)并对应比喻和田玉,使社会上越来越重视和田玉,出现大量的和田玉制品,正象杨伯达先生指出的那样,“从此和田玉便与中华民族的道德观连结起来,不仅为当时的重玉轻珉提出了理论依据,促进了和田玉连绵不断地进入中华大地,为后世以和田玉玉器为主体的历代玉器手工艺持续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原料和理论支柱,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独有的玉材观。”
  战国是我国古玉器发展史上的“黄金时代”,除了常用的地方玉料外,已经进入以和田玉为主流的时代。从河南辉县出土的三晋玉器、河北平山中山国国王和贵族墓出土玉器(3000多件)、湖北随县曾侯乙墓出土玉器(300多件)、山西潞城韩国大夫墓出土玉器(150件)等的玉质种类上,得以证实。到了西汉时期,和田玉中的优质白玉(羊脂白玉)已不乏见。
据此,春秋战国开始到西汉,古玉是“象征礼和德的美石”,概念已由广义向狭义过度。
   (4)东汉许慎《说文解字》中的玉概念
  西周时期人们崇尚和田玉,到春秋时期针对和田玉而言的“九德”和“十一德”,是我国出现狭义玉概念的萌发期,经过战国、秦、西汉到东汉许慎《说文解字》的出现(约东汉中期),狭义的玉概念有了明确的含义。以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为界:在新石器时代和奴隶社会,玉的概念基本上都是广义的,称为“玉”、“古玉”或“玉石”都是一样的(模糊概念);封建社会玉的概念进入狭义和广义并存的时代(“玉”是狭义的,“玉石”是广义的)(概念比较明确);“古玉”,考古界习惯上指汉代以前的玉或玉石或玉器的总称(时代在后延),今有人已经把“鸦片战争”以前的玉器都称为古玉器。
  东汉许慎(约58~约147年)《说文解字》中玉概念的问世是有其时代背景的,是在我国和田玉已进入德化的主流时代总结东汉和东汉以前古文献资料的基础上诞生的。
  安徽省文物局张宏明先生和李静先生指出:“我们在检索、寻查汉代以前的各种朱子百家、史书著作时发现: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其他哪一种物质的器具能象玉器那样得到人们的高度关注,成为古文献中记载最多、内容最丰富的一种器物,形成了引人瞩目的‘玉文献’现象。”8其中《诗经》(西周时期形成的诗歌总汇)一书中记载玉的地方有40多处;《左传》(记载春秋时期列国历史及诸多商周和史前历史)一书中,有关玉的记载有70多处;其它在《国语》中有玉史料20余条;《吕氏春秋》30余条;《道德经》4条;《庄子》8条;《战国策》30余条;《管子》20余条;《列子》5条;《墨子》9条;《荀子》8条;《尸子》9条;《晏子春秋》6条;《韩非子》15条;《淮南子》36条;《山海经》玉产地250处(笔者统计259处)以上。此外,在《孟子》、《论语》、《贾谊新书》、《说苑》、《礼记》、《史记》、《汉书》等许多汉代以前的典籍中都有大量有关玉或玉器的记载。这众多的古文献都是东汉许慎诠释“玉”和“玉之属皆从玉”的重要参考资料。
  许慎《说文解字》(简称《说文》)中关于玉的经典概念是:“玉:石之美,有五德。润泽以温,仁之方也;鳃(原字“鱼”为“角”)理自外可以知中,义之方也;其声舒扬,尃以远闻,智之方也;不橈而折,勇之方也;鋭廉而不技,絜之方也。象三玉之连,丨其贯也。凡玉之属皆从玉。”
  首先,如何理解许慎的玉概念,如果象有些人在引用许慎的含义时只用“石之美”而去掉“有五德”,则是不可取的错误。许慎强调的是“有五德”石才“美”,相反没有“五德”,石就“不美”,所以有“五德”而“美”的石才是“玉”,许慎决没有“凡美石都是玉”的意思,如许慎把“珉”释为“石之美者”,却不归属玉,就很能说明问题。许慎在含义中强调的是德,所以地质界老前辈章鸿钊先生在《石雅》(1918年)一书中说,许慎“石之美,有五德”,“是玉与石所异惟德耳。”10也就是说,只有用惟一的“德”,才能把玉和石区别开来。闻广先生也强调:“(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概括总结为:‘玉,石之美,有五德……。’即‘有五德’的美石才是玉。不可断章取义为‘玉,石之美’,成了所有的美石都是玉,如此既有违本意,亦贬低了吾古人的辨玉水平。”
  其次,许慎的“五德”,是狭义的玉概念,几乎只有闪石玉(当时专指“和田玉”)才能具备“五德”的要求。如前所述,新疆和田玉至晚在商、周、春秋战国、秦、汉时,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原,又被儒家将其道德化,许慎在“君子比德于玉”和“重玉轻珉”的社会背景下,更加严密的给和田玉总结出既有珍宝性又有社会性的经典性概念,是历史上高水平和划时代的创举。章鸿钊先生说:“古人辨玉,首德而次符(指玉的颜色)”,“若言符,则如王逸(东汉文学家,与许慎同时代人——笔者)《玉部论》以赤如鸡冠,黄如蒸栗,白如脂肪,黑如纯漆,为玉之符是已。如今思之,言德尚矣,言符末也。后世有窃玉之名而不知其非也,故玉贵德不贵符。”12上述现象,至今依然存在,如在有的考古报告中出现的“淡绿色玉”、“豆青色玉”、“绿色玉石”、“深绿色玉”、“粗玉”等等玉名,就不明确为何种玉。然而,许慎的“五德”,如前所述,言闪石玉或和田玉可以,如果言绿松石、玛瑙则不完全符合。绿松石,其声并不“舒扬”,也不“远闻”;玛瑙性脆,不会“不橈而折”。《说文》中的“瑾瑜”(昆山玉,即和田玉之优良者——《山海经》)释为“美玉”是对的,如果《说文》中的“琳”(笔者认为主要指绿松石)和“璇”(笔者认为主要指玛瑙)也释为“美玉”的话,连许慎自己也出现了自相矛盾。很有可能许慎《说文》中的“美玉”和“玉”,都是指和田玉的具体品种,而“石之似玉者”、“石之次玉者”和“石之美者”等,都不是真正的玉,如此才不会产生矛盾。
  不承认许慎的玉概念是狭义的玉概念,或者“断章取义”认为许慎“石之美”就是玉的话,就会出现“真玉”和“假玉”的争议。闻广先生指出:“真玉与假玉之名,亦古已有之,如:唐玄宗天宝十载(751年)诏:‘自今礼神六器,宗庙奠玉,并用真玉,诸祀用珉,如玉难得大者,宁小其制度,以取其真。’(明)宋应星:《天工开物· 珠玉》:‘凡假玉以砆碔充者,如锡之于银,昭然易辨。’纪昀(纪晓岚)(1724~1805)于乾隆癸丑(1793年)所写《阅微草堂笔记·姑妄听之》:‘记余幼时,……云南翡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干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以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由此可知十八世纪前期翡翠尚‘不以玉视之’,而十八世纪末期‘价远出真玉上矣’。以上所述亦说明,自古以来真假玉分明。13依据《说文》的玉概念,玛瑙是玉还是石,或者说是真玉还是假玉,当然会引起争议。如,三国魏张揖撰《广雅》谓“玛瑙石次玉。”东晋王嘉撰《拾遗记》云“玛瑙石类也。”明曹昭撰《格古要论》又谓“非石非玉。”玛瑙是玉是石至今仍然有不同的看法,实际上都牵涉到要不要接受当代有关玉的“广义”和“狭义”这两个重要概念并存的事实。笔者认为,把狭义的玉称为“玉”,把考古界广义的玉称为“玉石”,但把其它众多的玉材(广义的玉)称为“假玉”不可取。尽管许慎狭义的玉概念占有统治地位,但在民间或地方(包括官方)照样采用和田玉以外的绿松石、玛瑙、玉髓、碧石、独山玉、蛇纹石玉、青金石(从阿富汗进口)、孔雀石、木变石、芙蓉石、萤石、珊瑚、琥珀等以及早在唐朝已进口的各种宝石和后来(十八世纪末)才被承认为玉的翡翠等等材料,加工生产各种玉器和首饰,这些都是历史上客观存在的事实。
  总上所述,简单和大体上说,从新石器时代到奴隶社会,中国的玉概念基本上是广义的;而从奴隶社(殷商)开始,由于和田玉逐渐源源不断地东进,春秋战国出现了玉的“德化”,特别是儒家思想的介入,使东汉(以许慎《说文》为经典)狭义的玉概念在封建社会占据了统治地位,进入“狭义”和“广义”两概念并存的时代;虽说西方在19世纪以前矿物学已介入考古学,但直到20世纪20年代(以章鸿钊《石雅》为代表)中国才开始逐渐步入以矿物学介入玉概念(广义和狭义并存)的科学新时代。有趣的是,中国近代考古学也是在20世纪20年代出现。
  综合上述,中国历史时期,玉概念的“珍宝性”历代皆以玉本质“美”为主线展开;玉概念的“社会性”以“美”——“巫神”——“权和礼”——“礼和德”——“德”为主线推进。

二 当代科学的玉概念

  所谓科学的玉概念,是指用现代矿物学的理论和方法,去研究和界定玉和玉石的不同品种,从而对玉和玉石提出相对科学的概念和定义。玉和石都是由矿物构成的,只是其化学成分和结构构造不同所表现出的化学性质和物理性质也有所不同而已。矿物有严格的定义,不同的矿物又有不同的化学成分和内部构造。所以,用矿物学的理论和方法以及科学仪器来测验和研究玉是科学的。但是,牵涉到玉的概念和定义,不同专家学者由于观点和依据不同,不可能对玉的属性(概念)和本质(定义)有完全一致的结论,甚至会有激烈地学术性争论,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当代科学的玉概念和定义,是否都那么正确,也只能说是相对的,一切事物都在发展。

   (1)章鸿钊《石雅》中的玉概念

  章鸿钊(1877~1951)浙江吴兴人,中国地质事业创始人之一,1913年创办地质研究所,1916年创办中国地质调查所,中国地质学会首任会长。《石雅》于民国七年(1918年)杂志刊行,民国十年(1921年)《石雅》出第一版,民国十六年(1927年)《石雅》出第二版。民国七年,章先生在《自序》中说:“命其名曰《石雅》,雅者正也。”章先生对中国大量的历史文献进行研究和考证,分为上编(玉石)、中编(石)、下编(金)共三编撰成20余万字的经典之作,《石雅》成为当代地质界、珠宝界、历史界、考古界等重要参考书,也是在我国把矿物引进玉概念的第一人。

  《上编》玉石,琳琅第一卷(璆琳、琅玕、琼瑰、水玉、水碧),珍异第二卷(玫瑰、火齐珠、琥珀、瑟瑟、金刚、靺鞨、猫睛),玉类第三卷(玉、解玉沙、蓝田美玉、和氏之璧、食玉),及琉璃厂观宝玉记。“玉石”,在这里显然是广义的玉概念,因为在“琳琅”、“珍异”和“玉类”三卷中,不仅包括玉、于阗玉(和田玉)(白玉、青玉、黄玉、碧玉、墨玉)、赤玉、翡翠、青金石、绿松石、玛瑙(红玛瑙和缠丝玛瑙)、木变石(虎睛和鹰睛)、水晶、琥珀等众多的玉石,同时也包括金刚石、红宝石、蓝宝石、金绿宝石、猫儿眼、绿宝石、祖母绿、碧玺(电气石)、石榴石、月光石、拉长石等众多宝石在内。玉类第三卷中的“玉”,在这里显然是狭义的玉概念,章先生说:“上古之玉,繁赜(深奥——笔者)难详,求之于今,其足当《管子》九德《说文》五德之称而无愧者,盖有二焉:一即通称之玉,东方谓之碝(輭,今通用软——笔者)玉,泰西(西方国家——笔者)谓之纳夫拉德(Nephrite); 二即翡翠,东方谓之硬玉,泰西谓之桀特以德(Jadeite)。通称之玉,今属角闪石类(Amphibole group), 缜密而温润,有白者质与透闪石(Tremolite)为近,绿者与阳起石(Actinolite)为近。新西兰谓之绿玉者是也,今尚产和阗以北葱岭一带最有名,又产东土耳其斯坦(国外分裂者曾对我国新疆的称呼——笔者)及俄属乌拉尔山。”

  章鸿钊先生《石雅》上编的“玉石”,从涉及到众多玉石种类(包括众多宝石种类)来看,无疑是广义的玉概念。章先生玉类第三卷中的“玉”,只有“软玉”(Nephrite)和硬玉(Jadeite)两种。章先生的软玉不仅指和田玉,也包括产于俄罗斯的闪石玉等,但不论产之那里都是闪石玉。硬玉(翡翠)是中国玉料的后起之秀,从时间上看早于鸦片战争时期者,应属于古玉范畴,但由于翡翠同软玉都是许慎五德的“无愧者”,所以章先生把其归属于狭义玉的一种。此外,章先生的玉概念也是直接采用了西方(如1863年法国德穆尔中国玉的软玉和硬玉说)和日本(如1916年铃木敏《宝石志》里中国玉的软玉和硬玉说)《矿物学》和《宝石学》中有关中国玉的科学概念。章先生民国初年的玉概念,今天不仅继续为岩石、矿物、宝石学者所用,而且逐渐被考古界和玉文化、玉学专家和学者们所采纳,并在玉的具体称谓上(如软玉,多数人主张称“闪石玉”)更趋合理,以免产生名称上的误会。

   (2)20世纪中后期流行的玉概念

   20世纪60~70年代。在1962~1973年间,笔者为撰写《宝石》(1973年脱稿,1985年出版)一书,完全同意把玉(狭义)和玉石(广义)的属性纳入矿物和岩石范畴,但在下定义时费了一翻周折,最后在“矿石”定义上有了启发。矿石是指“在矿物或岩石中所含有用元素达到工业要求”,关键是“工业要求”。当是玉器行业都归工艺美术系统管理,就用“工艺要求”来代替各种玉和玉石的本质属性,如颜色、光泽、透明度、硬度、结构、构造、块度大小(重量)以及特殊的物理和光学现象等等均为“工艺要求”,不同种类和品种都有自己的不同的具体要求。矿物属性只能初步决定大类,达到各自所需的“工艺要求”才能肯定是否是玉或玉石以及区别和界定它们所属的具体品种。1978年10月18日,笔者以宝石“就是具有工艺要求的矿物”,和玉石“就是具有工艺要求的岩石”为简单定义,在“全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会议”上提出,同时提出“工艺要求”一词并说明工艺要求的内容和重要性。161978年,香港张文骥先生在《中国玉器历代史》中认为:“真正的玉,范围并不那样广泛,它仅仅是今天矿物学上所称的软玉和硬玉。”171979年2月,日本久米武夫在《新宝石辞典》中认为:“玉(Jade)指软玉和硬玉两种。”

  20世纪80年代。1984年拙作《怎样鉴定古玉器》一书指出:中国“传统的玉石以软玉(闪石玉)为主,次为岫玉(蛇纹石玉)、南阳玉(独山玉)、玛瑙、青金石、绿松石和孔雀石等。在考古发掘中有时能出土一些水晶、紫晶、钻石、祖母绿和碧玺等工艺品,它们现今都归属于狭义概念的宝石,不称玉石。”同时也指出:“象玛瑙、青金石、绿松石、孔雀石、南阳玉、岫玉等由其它矿物组成的传统玉石,人们有时也称之为‘玉’。……最好称其具体名称或统称之为‘玉石’。玉石,包括软玉和硬玉,而玉并不包括所有的玉石。”191985年6月,王福泉先生在《宝石通论》中认为:“玉有软玉和硬玉之分”和“外国习惯将软玉和硬玉统称为中国玉或玉”。201985年12月,拙作《宝石》一书终于正式出版,玉石定义为:“我国通常指能制作玉器的原料,即符合工艺要求的岩石(如软玉、翡翠、岫玉、玛瑙等)。如果单讲‘玉’的话,则仅指软玉和硬玉(翡翠)两类,包括在‘玉石’的总含义之中。”211989年9月,拙作《中国宝石和玉石》一书出版,笔者再次指出:“从中国宝石和玉石近代史上看,所谓‘玉石’包括了软玉和硬玉,而‘玉’并不包括所有的玉石,凡是达到或具备工艺要求的所有矿物集合体(岩石)都可称为玉石。因此,‘玉’和‘玉石’两个不同的概念,必须分辨清楚。”

  20世纪90年代。1991年3月,拙作《英汉宝石词典》一书:“玉(Jade), 包括硬玉(Jadeite,翡翠)和软玉(Nephrite)。”231992年12月,赵松龄先生在《宝玉石鉴赏指南》中认为:“玉石指硬度在3度以上,7度以下,符合工艺美术要求的天然矿物集合体。”241997年8月,张蓓莉高工等在《系统宝石学》中认为:“按照我国的传统习惯,将自然界产出的具有美观、耐久、稀少性和工艺价值的矿物集合体及少数非晶质体(天然玻璃)统称为天然玉石,简称玉。”

  综观上述不难看出,在章鸿钊先生的玉概念之前,整个封建社会基本上是以许慎的玉概念为主流,影响深远,继章氏之后基本上是以章氏玉概念为先导,继续发展。从研究中国玉文化角度出发,许氏的玉概念可取,除了“石之美,有五德”的“狭义”玉概念外,他的“石之美者”(琨)、“石之次玉”(琇、玖等)、“石之似玉”(珢、玗等)中是否也有类似今日“广义”玉概念的意思,值得思考。从现代科学研究和科学测试鉴定的角度出发,章氏及其后矿物学介入的现代科学玉概念可取也可行,但忽略了玉概念的社会性,或者说基本上避开了玉制品的社会功能。现代古玉鉴别处在中国玉文化和玉学研究的新时代,既要求了解和掌握不同历史时期的玉概念,又要利用现代的科学玉概念通过鉴定和研究去揭开历史时期的玉文化内涵,因此古玉鉴别不等于仅仅鉴定是什么玉,也不等于过去的“玉器辨伪”,而要求通过玉石的珍宝性(玉质属性和美)和社会性(玉器的社会功能)从这两个方面进行鉴别和研究,为中国玉文化和玉学服务。

  (3)21世纪玉概念的新问题

  既然现代古玉鉴别处在中国玉文化和玉学研究的新时代,那么自然就会要求了解和掌握不同历史时期的玉概念,利用传统的和现代科学的双重的玉概念去揭开不同历史时期的玉文化内涵。利用传统的玉概念(包括春秋时代管仲“九德”、孔子“十一德”、东汉许慎“石之美,有五德”以及宋明清学者的论述等),可以更接近地了解古代古玉的真面目,否则我们就会完全陷入用现代观念替古人说话,而忘记了先人当时是如何的玉观;如果不利用现代科学的玉概念,即不用矿物学的知识(包括矿物的测试方法和手段)就无法准确地去鉴定古玉以及探讨玉料来源所提供的社会文化信息,两者如何结合,存在很大的学术方面的一种艺术性。
第一个问题:关于“真玉”和“假玉”的问题,不少人提出质疑和建议。常素霞研究员说:“谈到美石,不由使笔者想起了近年来很多文章和发掘报告中出现的‘真玉’一词。当然,从矿物学角度去研究中国玉器的材料、产地及分布情况,本是件大好事,它可以使我们从矿物学上去认识古玉,区分各地的玉器特征,但‘真玉’一词却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因为一切事物都是相对的,有真就有假,那么假玉是什么?假玉是玉类吗?属玉器研究的范围吗?”如前所述,笔者认为“真玉”和“假玉”是历史上出现的问题,今日不可取,尤其是把闪石玉以外的玉石称为“假玉”更难被现代考古界、矿物界和珠宝界等所接受,但在研究玉器发展史的时候,又会涉及到“真玉”和“假玉”的问题,只是建议今日最好不再采用而已。

  第二个问题:用现代矿物学介入的玉概念去研究古玉问题,不少人提出新的建议。首先,现今多数人把“玉”只限定为“软玉”和“硬玉”,其它玉材称“玉石”(包括玉在内),而考古界“玉”的概念是广义的,泛指历史各个时代能制造玉器的所有玉材。笔者在上面论述不同历史时期有不同的玉概念时发现,现代狭义的玉概念适合于许慎时代以后,而奴隶社会以前的玉概念都是广义的,称“玉”、“古玉”、“玉石”、甚至“古玉器”都是“同义语”,都是古人“美石”的现代语言。我们正在试图寻找解决“我国传统文化对玉的定义与现代矿物学的定义之间有较大差异或交叉”(山西大学孔德安语)的问题。其次,近些年不少人在论文中采用矿物名称命名,如“软玉”称“透闪石玉”(简称“闪石玉”),“岫玉”称“蛇纹石玉”,为了区别不同产地则有“新疆闪石玉(和田玉)”、“青海闪石玉”、“小梅岭闪石玉”、“辽宁闪石玉”或“岫岩闪石玉”等,同理有“岫岩蛇纹石玉”、“酒泉蛇纹石玉”等。其它象“玛瑙”、“绿松石”、“独山玉”等不变。笔者认为可取,本书已采用。

  第三个问题:古玉鉴别任重道远:古玉鉴别在我国已有悠久的历史,过去的古玉鉴别也称为“古玉辨伪”,大约始于宋,经明、清,流传到现在,并传至美、日、英、法等国(杨伯达语)。杨伯达先生说:“传统的古玉辨伪法不会随着时代的变迁、条件改善而自动退出历史舞台。”26现今的古玉鉴别不仅要用科学的概念为指导,用科学的方法为手段进行测验,更需要多学科的专家学者在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团结合作,继续共同努力。为此,我们才考虑不惜笔墨在玉概念方面进行比较详细的论述。笔者建议在学术研究和讨论中要坚持已开创的良好学风,切记在论文中出现过激和有碍团结的语言。最近笔者在一本小册子中发现,为辩论玉概念出现了“仰人鼻息”、“及其无聊的观点”、“更属荒唐”、“黑白颠倒”等语言,无益团结。我国大量的出土和传世玉器有待进一步鉴定和研究,古玉鉴别任重道远。在学术讨论上,不论是考古界、玉器界、历史界,还是地质界、矿物界或珠宝界等,完全可以自由阐述或保留自己的观点,谁都不可将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别人,道理无须多言。  通过古今玉概念的论述,笔者有了新的认识:“玉”大致在奴隶社会以前是“广义的”概念,即古人所说的“美石”,不存在狭义概念。春秋战国以后是“狭义的”玉概念,即许慎的“石之美,有五德”的“闪石玉”一玉说,到18世纪后期才出现“闪石玉和翡翠(有人称辉石玉)”两玉说。“玉石”则是“广义的”(依然包括“狭义的”玉在内)玉概念,即古人所说的“美石”。广义的玉概念,历代存在。“真玉”和“假玉”或“非真玉”除引用文献资料而外,现代最好不用为益。笔者完全同意“软玉”为“闪石玉”,而“岫玉”为“蛇纹石玉”的称呼,确定产地后,再前缀地名,如“新疆闪石玉(史籍亦称昆山玉)”或“和田闪石玉(简称和田玉)”,“辽宁闪石玉”或“岫岩闪石玉(地方名岫岩老玉、河磨玉)”以及“岫岩蛇纹石玉(简称岫玉)”等等。但在名称不统一(很难统一)之前,各种已有名称只能同存。这些认识是否可行,敬望专家学者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